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零八章:错算小人

作者:一缕相思分类:女生小说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bqg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qg5200.com


    容菀汐和皇上先去无量山上叫了翎王等人,和无崖子交代了这边的情况。无崖子听了,自然也觉得这个结局很好,叹了一声儿,道:“我本不想让佳萝一错再错,但也素知她那倔强的性子,便只能由着她去,只想着这只是儿女们自己的造化罢了。如此甚好,她的后半生,总算能为自己而活。”

    容菀汐笑道:“孙儿定然会好好照顾母亲。慕容焰虽然说不让母亲和笙哥再踏上雪国,但其实等到过几年风平浪静了,我们再回来,也是没什么妨碍的。日后若得空,我们必定还要回来看望太师父。”

    “罢了……”无崖子道,“我早说过,聚散实属平常,莫要强求,一切随缘便是。”

    “是。”容菀汐应了一声儿。

    知道无崖子看似为人冷淡,其实对徒儿们是很尽心的、甚至于拼上性命也无妨。容菀汐对他很是敬重,因而少不了又多牵挂了几句,这才告辞离开。

    皇上原本想让翎王带着雷停他们去正乾山上照看岳父岳母,但又念及有君紫夜在那边,若是他们派人去看着,倒像是信不过君紫夜似的,便将这念头儿打消了,一行人一起往伏龙雪山赶回。

    因着担心父亲母亲过伏龙雪山不易,容菀汐和皇上带着雷停他们在伏龙雪山南麓驻扎,以等着父亲母亲过来后一起下山。原本是想让翎王先回去,但翎王推说边疆决计不会有乱、且担心着老师的安危,不好先走,容菀汐和皇上便也不好多做催促,只得让他一起等着。

    然而在第八日之时,一觉醒来,容菀汐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雪山上的帐篷里,而是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床头床尾各势力着一个婢女,都是肤白如雪。胭粉色的罗裙罩在冰肌雪肤上,使得人在迷蒙之间看去,恍似看到了天上的仙女。

    但这两位“仙女”的高鼻深目,却是看得容菀汐心内一凛。

    自然不是在梦中,而是……又回到了雪国。

    “我睡了多长时间?”容菀汐平静开口。

    婢女听得容菀汐醒了,忙施礼道:“陛下是今日早晨将姑娘带进来的,现在已是日落,姑娘睡了一日。”

    “今日是何月何日?”容菀汐又问。

    “回姑娘,今日是五月二十八。”一个婢女道。

    她最后的记忆,是在五月二十六的晚上。看来是那晚睡觉时出了问题。没想到慕容焰竟然连君紫夜的看法都不顾了,真的做起了这等小人行径!不知道皇上和翎王现在如何了。

    算着日子,她被抓过来之时,母亲应该刚好遣散了正乾山势力,正往伏龙雪山这边来。慕容焰这时候掐算得好啊,待到父亲母亲到了伏龙雪山,见不到他们,只以为他们先回云天城去了,而不会以为有什么蹊跷。待到父亲母亲到了云天城,就算寻不见他们,因此而料到了事情不妙,再赶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只有送死的份儿。

    慕容焰这个小人!

    这一次,他们当真大意了!竟然以为,如此小人,在世上竟然真的有除了权势之外、所能在意的东西。认定了慕容焰会顾及着君紫夜,便是一点儿防范也无,结果落入了这小人的圈套之中!

    只怪他们当时真被慕容焰那一番为了国之安定而息事宁人的诚意所诓骗,还以为慕容焰真的有些未泯的善性。

    可是小人之所以称之为小人,不就是因为他早已泯灭了良知、早已抛弃了善吗?不就是因为他能随时随地地背信弃义么?

    既然他们早就知道慕容焰是个小人,怎么还会想着用君紫夜牵制他呢?这想法儿,当真可笑至极!

    他们是以君子之心,度了慕容焰的小人之腹,最后的这个苦果,来得也就没什么愿望的。说到底,还是他们“自作孽”了。

    “去告诉你们陛下,就说我醒了。”容菀汐道。

    这两个小婢女很是恭敬,应了一声儿“是”,其中一人便转身出去了。那婢女刚走到门口儿,容菀汐就听到房门开了。随即便是那婢女的一声儿:“陛下。”

    容菀汐不恼不怒,反而还有心思将枕头立起来给自己靠着,让自己靠在床上的姿势舒服一些。很平静地看着慕容焰,问道:“陛下呢?”

    “陛下呢?”慕容焰一笑,毫不避讳地坐到容菀汐床边来,眼中带着几抹调笑之意,道:“朕就是陛下,这不是过来看你了?”

    “我知道你对我没兴趣,所以不必和我说这些玩笑话。我想你也不是一个爱啰嗦的人,咱们还是痛快一些。”容菀汐道。

    慕容焰一笑,道:“容皇后,这次你可是说错了话。谁说朕对你没兴趣?艳色天下重,你生得这般花容月貌,如今又恰好落在了朕的手里,朕如果不玩一玩儿,岂不是对不住上苍给朕的这一番垂爱?”

    容菀汐却是并不慌张、也依旧没什么恼怒之意,而是再次问道:“我夫君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即便此时已经身在极度的危险之中,即便心里清楚,在慕容焰能将她弄晕了带回雪域天宫的情况下,慕容焰想要杀掉皇上,是轻而易举的。但容菀汐却总觉得, 皇上现在还活着。

    她也说不准这种肯定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但她真的能感觉得到,他的心,仍旧和她一起跳动着,并未停止。

    所以此时,她只是想知道皇上的情况,而并会慌张的以为,皇上已经死了。

    却听得慕容焰这样道:“朕已经把他给杀了。原本也想要连你一并杀了,但一想到你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便将你带了回来。”

    “不会。”容菀汐却是说得很肯定。

    此时之所以还能这么肯定,自然不只是因为自己心里的感觉,而是思量一番,觉得此时她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容菀汐肯定道:“你这人,所有小人的品性你都具备,所以说你好色,我是一点儿不怀疑。但若说你盲目好色,我是不信的。虽然我们来往不多,当想来你识人精准,早就看出我并不是能轻易顺从你的人。若我夫君死了,我必定要为他报仇。你不可能糊涂到,把一根危险的毒刺带到你自己身边来……”

    容菀汐一声冷笑:“斩草除根,这个道理你比谁都懂。如果你真的已经杀了皇上,此时的我,也早已经是一具尸体,怎么可能在这儿和你说话?而且……你也知道,若只是杀了我夫妇二人,对你来说,其实利益不大。雪国毕竟偏远,就算风国皇帝驾崩、国中大乱,最先能捡到便宜的,也不是你们,而是雷国和火国,再往北边来,还有云国呢,怎么也轮不到你头上。所以你抓了我们,定然有别的意图。

    听得容菀汐这么肯定的说着,慕容焰的眼神愈发玩味了。容菀汐话音落下,慕容焰却是换上了一抹好笑的神情看着她。虽然没说话,但整个人却都透露着——你想得太天真了,真好笑。

    可即便这么看了容菀汐半晌,容菀汐却仍旧面容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对峙了好一会儿之后,慕容焰“咝”了一声儿,败下阵来。笑道:“容皇后,不得不说,你的聪慧沉稳真的非常人所能及。即便朕是个男人,都不免有几分佩服……行吧,朕告诉你便是。你夫君也一并被朕抓了,只不过现在的境遇,可不如你这么好。他和你的老情人、还有你们的随从,被朕关进天牢里了。而且……”

    慕容焰一笑,道:“朕暂时的确没有杀掉他的打算,所以你可以放心。你就好好在这儿歇着,该处理事情的时候,朕自然会派人来叫你。”

    容菀汐冷哼一声,对他的格外体谅一点儿也不领情,而是道:“把我送到天牢房去就行了,不劳你费人费力地在这儿服侍我。”

    慕容焰看着床尾,含笑看了容菀汐好半晌。这才忽然起身,道:“的确,费人费力的太麻烦了。但朕也没心思把你送到天牢看着,那样更是麻烦。不如将你夫君叫过来,咱们这就把该办的事情处理了。”

    “你能这么痛快,很好。”容菀汐道。

    “呵呵……”慕容焰笑得很是宽和,好像他不和她计较这些冲撞的言语,是件多伟大的事情似的。

    慕容焰说这就要处理此事,却是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容菀汐才听得门口儿有一阵响动。是一个小太监的声音,道:“阿碧姐姐,陛下让姑娘到奉神宫去。”

    不用两个宫女再说一遍,容菀汐就自己利落地起身了。问道:“奉神宫是什么地方?”

    “回姑娘,那是陛下的寝宫。”其中一个宫女儿很痛快地回道,并未瞒着。

    容菀汐淡淡点头,觉得慕容焰应当不会糊涂到对她做什么。但小人心性,却也不能说得太肯定了。倘若慕容焰真的胆敢冒犯于她,大不了同归于尽,没什么可怕的。因而并不用这两人搀扶控制着,很痛快地穿上鞋子,自己往门口走。

    此时她身上的棉衣虽说已经被两位宫女脱掉了,但里面的单衣却仍旧是她自己的,这两个宫女儿并未给她换衣服,可见是未受到如此吩咐。

    由此,更可见慕容焰从一开始就没有冒犯她的意思。想到这儿,容菀汐的心里更安定了些,只管看看接下来发生什么就是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先要做到不慌乱,才能挡得好,掩得好。

    没人把她当犯人一样押着,而是只有两个引路的小太监,和这两个侍奉的宫女儿陪着。如此一来,走在雪国的皇宫里,倒像是走在未央宫里一般自在。

    已是雪国的春暖之时,皑皑白雪的融化,使得地面上湿漉漉的,脚踩在其上,有种走在雨后天晴的夜里之感。说实话,雪域天宫里的景致,要比未央宫更美一些。但容菀汐却没心思去欣赏,一心只想着,慕容焰要用怎样的法子对付风国。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bqg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qg5200.com

  邻居小说神武迷踪龙引阙求生之捉只丧尸当女友无上金门无限时空幻想韩娱之演技大师大魔仙龙符美国之大牧场主铁十字在日本当学神的日子武侠枭雄灭噬乾坤灵魂快递心魔战狂傲天录万古之尊重生之电子风云庶女惊华:一品毒医国术大侠的幸福生活超级大华夏最牛古董商吾乃天命之子契约领域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位面炮灰急救站仙武道纪珊瑚渔场我的女友纯天然网游之法师的逆袭一品厨娘傲娇影后漫威之战无止境超品战兵魂斗至尊大地兽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