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一十一章:原是好心

作者:一缕相思分类:女生小说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bqg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qg5200.com


    “不……”容菀汐在心里呐喊着,拼了命地张嘴呼喊,却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落……她多想冲出去拦住他!多想要冲出去抱一抱他,哪怕是和他一起赴死也好啊……

    她不能就这么在他身边,却连见他一眼都不能,就只能听着他,为了她而赴死……

    其实他本可以不用死的,只要他不在意她的生死,只要他不给慕容焰些这封手谕,慕容焰就拿他没辙!

    可慕容焰这小人,却用她来要挟他……她是他的死穴!她早就知道,她是他的死穴!

    然而事情未到眼前,她总不觉得这一点有多重要,甚至于还总是让自己忽略、总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自作多情。直到如今真的生死关头、真的看到他在自己的性命与她之间做出的抉择,她才再也不能逃避,她才能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可一切,却是为时已晚……

    她还有太多的话没有对他说、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为他做……风北宸,你千万不要犯傻,你不能就这样死了!我还有话没有对你说啊……

    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需要勇气的。皇上紧紧攥着手中的匕首,却迟迟没有将它送到自己心口。他的确舍不得死……在这尘世上,他还有太多事情没做呢。

    他还想着,待到他和菀汐有了孩子、待到孩子长大了些,他便带着菀汐离开皇宫、离开京都城,去看看这天下间的大好河山,携手走过每一处风景。他还想着,待回到宫里,他要尽力弥补那件错事,帮菀汐为知秋报了仇,以免菀汐为此而乱了心性。

    他还想着,她的十九岁生辰快到了,他可得好好准备一番……

    “风兄,舍不得死了?改变主意了?”慕容焰问。

    他是想要改变主意,是想着,能不能有一个让两人都能活着的法子?

    如果他死了,菀汐一个人,可得多孤独呢……

    君紫夜就在外面,生的希望就在外面,他岂能不想活?

    “我不是不让你耍花招。如风兄这等皇位都能赢来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能难住你的?只是在你想到什么的时候,我劝你想一想,你是想要自己活、还是想让容菀汐也跟你一起活。如果是后者,那是没可能的。因为我的派去的人动手极快。只要我一个响指,外面立刻有信号传……风兄!”

    慕容焰正低声说得起劲儿呢,心底里,他已经不认为风北宸会甘心赴死了,反而像是聊家常般悠然。可话还没说完,就见风北宸一咬牙、一闭眼、猛地把匕首刺向自己的心口处!这一连串儿的动作,却只是在一个眨眼的功夫便发生了,一丝犹豫也无!而且那匕首的位置,是心的正中央,绝无偏差,可见其决然!

    吓得慕容焰一声惊呼!眼瞧着匕首刺入,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把自己也给唬住了,还真以为这匕首是能刺死人的呢!

    ……

    “嗯?”

    在静了片刻之后,皇上缓缓睁开眼,看向自己手里的匕首……上面一点儿血迹也没有。

    皇上拿起来,再往心口处刺了一下,只见那匕首瞬间缩了进去。

    “哈哈……哈哈哈……”看到风北宸那一脸懵样儿,慕容焰一手指着匕首,一手捧腹大笑,“怎么样?我这东西好玩儿吧?没见过吧?你们风国没有吧?哈哈……鼠目寸光的东西!还真以为自己要死了呢?弄得好生壮烈哪!”

    “吱呀……”房门开了,是君紫夜漫步而入。

    “阿夜,你看他这一副傻样儿……我就说我雪国的宝贝多了去了,比他风国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早晚有一天我会踏平风国,你还不信呢!”

    看着如同小孩子般因调皮得逞而大为开怀的慕容焰,君紫夜真的很不忍心打扰他。因为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慕容焰笑得这样毫无城府、无拘无束了,记忆中最后一次看他这样笑,便是第一次来雪国的时候。慕容焰带他微服出巡之时,他们一起捉弄麟芳城里的一个恶霸。转眼间,已过了这许多年。不想今生还能看到他这样孩童般的笑容。

    可是……却还是不得不提醒一下啊……

    “阿焰,那是我做的匕首。”君紫夜提醒道。

    “哎呀,有什么关系,你的就是我的!我说是雪国的宝贝,它就是!”慕容焰笑道。

    皇上摇摇头,将匕首扔给慕容焰,道:“什么稀罕东西?还当宝贝呢!不过是个机关匕首罢了,我风国里,随随便便找一个精巧匠人就能做得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鼠目寸光!”

    看到自己身上没有一点儿伤口、又看到那匕首、又听到慕容焰的话、又听到君紫夜的话,他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就是傻子了!

    “我说,你们弄得这是哪一出?”皇上看向君紫夜。不知为何,察觉到自己被耍了,想要揪出罪魁祸首,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这个一看就一脸奸诈相的慕容焰、反而是一脸正直的君紫夜。

    因为这事儿若是慕容焰谋划的,这匕首可一定是真的。

    只是君紫夜谋划这事儿作什么呢?难道是为了要他的字迹?要他的手谕?君紫夜才不会这么吃饱了撑的。这些东西,就是摆在他面前,他都不会要的。

    “阿淮,你进来。”慕容焰向门口儿扬声道。

    之前那个给皇上和容菀汐点穴的小太监进了屋,向慕容焰施了一礼,道:“陛下有何吩咐?”

    “去,给屋里那女人的穴道解开。”慕容焰吩咐道。

    一听慕容焰说“那女人”,皇上更是诧异。心想原来这寝宫里不只是他们两人,刚才竟然还有别人在。而这女人,又是谁呢?慕容焰到底在耍什么花招?他和君紫夜两人到底在谋划什么?

    正想着,忽听屋里有人喊了一声儿:“风北宸!”

    这一声儿唤,哭音中带着欢喜、嗔怪中带着深情,真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了……而且,他很喜欢听她这么连名带姓儿地叫他,听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

    “北宸……”“那女人”已经唤着他的名字,扑入了他的怀中……

    “你怎么这么傻?我就在里面呢!我就在寝房里呢!你只要叫君大哥,他就会把我们一起救出去的!你怎么这么傻……”容菀汐紧紧抱着皇上,生怕这是一个梦,生怕只要她一松手,看到的,就是皇上的尸体了。

    “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哭什么啊……”皇上轻揉着容菀汐的头发,声音温柔得已是溺死个人。

    “谁说我哭了?我才没哭呢……”容菀汐倔强道,但声音却是哽咽的,还有些哆嗦呢。

    “呵呵……”皇上温柔低笑,抱着她的手,也更紧了些……真好,他们俩都还活着,他想要和她一起做的事情还可以做,真好……

    “咳咳……”慕容焰实在看不下去了,道:“这儿还有两个大活人呢,你们能不能稍稍考虑一下我们俩?”

    容菀汐擦了擦眼泪……呃,的确,她确实是哭了,嘴硬不得。从皇上怀里起身,却还是不想放弃和他的牵连,即便身子直起来了,手却是紧紧拉着他的手,不想分开。

    “君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是你偷换了慕容焰的匕首?”容菀汐完全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哪里能想到这事情里的蹊跷?就连慕容焰刚刚大笑,都给忽略掉了。

    “你还说我笨呢!君紫夜可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今天的事情就是他谋划的。”皇上揉了揉容菀汐的头,虽是责怪的话,但声音里却满是宠溺。

    使得慕容焰和君紫夜听着,都觉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啊。

    若说之前皇上还不明白这俩人在搞什么名堂呢,当看到菀汐从寝房里跑出来,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两人其实是在帮他,想要让菀汐看清楚他的心。

    君紫夜道:“风兄,你是一个明君。有你做风国的皇帝,乃是百姓之福。所谓在其位谋其事,你既然是风国的皇帝、且已经是个好皇帝了,便要继续做好它。可我却看出,你总是想要逃离皇宫。想来,应该和菀汐有很大的关系。之前未央宫里的事,我多少也听说了些……”

    “风兄,你既然连为菀汐死都不怕,又岂能怕为她做些千古未有之事?比如说你宫里的那些女人,我看你若不喜欢,不如散了她们。只要你二人双宿双栖,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都说宫墙锁人,可真正锁人的,就是那一面面高墙吗?其实是人心。若这宫墙之中再无争斗,未央宫其实和民间的一处高宅无异,御花园又何曾不是山水间?”

    君紫夜向来寡言且言语冷淡,却不想此时竟然说了这一番缓缓劝导来。皇上和容菀汐原本就很愿意听君紫夜说话,此时听得他这般耐心的和缓言说,更是字字句句都听到了心里去。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话放在此情此境上,可是再合适不过了!

    皇上但觉如醍醐灌顶,瞬间清醒!

    是啊,真正困住他们的,并非是那高高的宫墙,而是人心。是因为未央宫里总有争斗,所以才显得就连那宫墙都是阴谋。如果这未央宫中再无争斗,那高高宫墙,可就成了阻隔尘世肮脏的桃源围墙。如果未央宫里再无争斗、一山一水、一屋一瓦,又何尝不是风景?

    他怎么现在才明白呢!他怎么就不能早些明白呢!

    其实一开始,他就不应该把这些女人带进宫里来。尤其是秦颖月,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她一直怀有不忍之心。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越是牵连,便越说不清了。越是不忍、便愈发剪不断。

    可他明明已经不爱她。

    就连上次和她的肌肤之亲,都只是在和菀汐赌气罢了。那一晚如果不是秦颖月,而是别人,他也会那样做。因为那只不过是个发泄的工具罢了。可因为是秦颖月,菀汐心里的难受,便注定多了几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bqg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qg5200.com

  邻居小说神武迷踪龙引阙求生之捉只丧尸当女友无上金门无限时空幻想韩娱之演技大师大魔仙龙符美国之大牧场主铁十字在日本当学神的日子武侠枭雄灭噬乾坤灵魂快递心魔战狂傲天录万古之尊重生之电子风云庶女惊华:一品毒医国术大侠的幸福生活超级大华夏最牛古董商吾乃天命之子契约领域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位面炮灰急救站仙武道纪珊瑚渔场我的女友纯天然网游之法师的逆袭一品厨娘傲娇影后漫威之战无止境超品战兵魂斗至尊大地兽皇